群團之窗
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群團之窗 > 員工風采
磷銨分廠:機運班“后浪”青年挑重擔
發布時間:2020-08-18     作者:雷萍   分享到:

在冰與火的磷礦場,粉塵飛揚,裝載機、汽車穿梭運行,倒礦繁忙。在一片轟隆隆的聲響中,身處一平方的駕駛室,他聚精會神地操控著方向、油門和檔門,一絲不亂,流暢地穿梭在礦場倒運磷礦。

2_副本.jpg

他叫任鵬飛,機運班90后的裝載機司機,是個身材高挑瘦峭,雙眼炯炯有神,透射出“心里有火,眼里有光”的后浪青年。裝載機司機條件艱苦、技術含量較高,小小的駕駛室就是他發揮的大舞臺。在機運班,他以時不待我、奮力爭先的姿態,錘煉了一身過硬本領。他也是分廠最年輕的共產黨員,多次被評為分廠的“黨員之星”。明星小伙子生龍活虎,頭腦靈活,手腳麻利,干起活來舍得出力,眼里有活,手里出活!用師傅們的話說:這小伙子真行!

2008年,18歲的他分配到機運班——號稱在冰天雪地里、蒸籠里打仗的班組。班組成員經常調侃:冰天雪地戰礦石,數九寒天練意志;炎炎夏日倒礦石,幾身臭汗戰酷暑。這樣的工作環境讓人汗顏,而他卻一干就是10多年,從一個毛頭小伙子蛻變成一個黨員骨干,從一名嫻熟的裝載機司機變成集挖掘機、叉車、汽車一身技藝的“多面手”。每天,他駕駛著裝載機馳騁礦場,在礦場東西兩頭,四條道軌之間往返100多次,倒運2000多噸礦石。在磷礦集中到達的日子里,他主動作為,開啟白加黑的工作狂人模式,以青春之火綻放閃耀光芒。

記得前年大年初一,大雪紛飛,氣溫大降,晚間礦石結凍嚴重,需要挖掘機卸礦。由于挖機司機少,任鵬飛晝夜加班加點工作。凌晨時分氣溫更低,他雙手凍得發麻,全身都凍得打哆嗦,卻依然堅守在卸車現場,整整兩天兩夜,毫不怨言。初二早上,在家等待回娘家拜年的妻子,左一個電話,右一個視頻,催著他回家。視頻那頭的女兒一聲又一聲喊著“爸爸,我想你,快下班回家。”這頭的他心疼地說:“寶貝乖,聽話,爸爸一會就回來了。”匆忙掛斷電話后,又開始專心操作著震動臂“咚咚咚”地在火車皮里挖礦。此刻的他,知道自己又一次失言了。此時的他,多么想回家陪妻子去丈母娘家拜年。盡管丈母娘家就在廠區外不到一里路的西磨村,可是他兩年春節都沒有去拜年。“還不都是這么多磷礦惹的禍”他自言自語道,“沒辦法,好幾年春節都是這么過的,早已習慣了。”

1_看圖王.jpg

去年夏季,“天上像下火,老天爺像發高燒,熱到家了!驕陽炙“烤”著大地,露天礦場似個大蒸籠。集中到達的磷礦車皮像等待檢閱的士兵整齊地排列在四條導軌上。他坐在45℃的裝載機駕駛室,炎熱的陽光照在身上像火烤一樣,烤得皮膚針扎般灼疼,汗珠像斷了線似的往下掉,褲子濕得一擰一汪水。如果磷礦會說話,定不忍心這么折騰主人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他連續七、八個小時全神貫注地保持操作姿勢,練就一身“坐功”。盡管有幾分疲憊,有幾多勞累,清理現場時,照樣有他戰斗的身影。在磷銨搬運包裹著色劑的現場,他又開著叉車來來回回奔跑在廠房。落日的余暉從廠房傾瀉而下,照得他黝黑的臉龐熠熠生輝。

今年以來,磷銨分廠為保證生產所需,磷礦每月800多節車皮,倒礦量劇增,工作量翻倍。任鵬飛清楚倒班司機工作更辛苦,卻主動倒班。他說:“我年輕,有的是精力。”與車輛為伴,和磷礦作戰,常年累月,周而復始。在很多人眼里,這份工作單調乏味,但他卻樂此不疲,無怨無悔,一直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。讓青春在洪流中奮勇搏擊,勇挑重擔!(雷萍)

全民彩票-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