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中心
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外部報道
陜西工人報陜煤專刊:我的老所長
發布時間:2020-08-11     作者:吳穎   分享到:

看到抖音上撲天蓋地軍旅生涯的各種“顯擺”,也勾起我懷念部隊生活、懷念戰友的復雜情結。看著以前在部隊上的老照片,再瞅瞅鏡中鬢角出現的根根白發,歲月這把“豬飼料”讓我從曾經的英姿勃發變成現在的大腹便便——軍裝依然是綠色的,可我再也不是從前的那個少年。

我曾經所在的部隊隸屬21軍某步兵師,駐扎在甘肅張掖市郊區。在部隊的半數歲月,都在團直軍械所度過的,我給所長當了一年半的文書。所長和我一個姓,都姓吳,陜西周至人,軍街“一毛二”中尉,長得極為普通,個不高且黑胖,要是沒有軍裝的襯托,走在大街上絕對像個賣菜的,可就是這么不起眼的人,做的事卻挺讓我喜歡。

我眼里的所長是可愛的。他農村高中畢業,考上一個軍械學校,畢業后理所當然就分到了軍械所,五六年后熬到所長一職。他做事簡單,愛認死理,憨厚老實卻帶有幾分“小狡猾”,就是這個性格讓他的軍人生涯一直到轉業還是正連職。

在部隊上,只有到了營職,家屬才有隨軍資格。所長的資格不夠,愛人只能每年來部隊住大半個月。他們有一個乖巧的女兒,嫂子性格很溫柔,尤其是做面食手藝精湛,做的飯讓我們這些遠離家鄉的“兵蛋子”垂涎三尺。

軍械所雖然是連級單位,可總共就十幾個人。嫂子在的那段時間是我們大享口福的日子,她變著花樣給我們幾個陜西娃做愛吃的餃子、扯面、麻食,油潑面等,我們蹭飯蹭得不亦樂乎,吃得滿嘴留香。

嫂子走后某一天晚上,我和所長閑聊,問起他倆的戀愛史。所長腿一盤坐在床上,嘴一咧擺開了“龍門陣”。說起他回老家探親時,去電池廠找同學,一眼就看上了在廠里上班的嫂子,不知道怎樣表白,上去就堵住人家直接說:“我看上你了!”頗有李云龍的作風。

我說所長你這算談那門子戀愛,倒像是逼婚。所長一臉得意地說:“咋了,就那,成了!找對象就是這,看上誰就直接給她說。”說完,點起一根當時部隊上很流行的蘭州煙,美美吸了一口,眼睛朝上,陷入了回憶當中。

所長帶給我的可愛不止如此,以前部隊軍事主官文化程度普遍不高,工作方法簡單粗暴。有一天要迎接師里檢查,因為我們打掃衛生不徹底,所長被后勤處長罵了娘,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所長生氣。只見他臉脖子漲得通紅,怒目圓睜對著后勤處長大喊道:“我工作沒做到位你批評我可以,但不能罵我娘!”那個怒火中燒的表情至今我仍然記憶猶新,后來爭執雖不了了之,可后勤處長在我們軍械所再也沒有罵過娘。

前年“八一”前夕,我和幾個戰友專程開車去周至看望老所長。他當年轉業選擇自主擇業,目前賦閑在家,專心務農,現在已經當了爺爺。他領著我們參觀了收拾得干凈利落的悠閑小院,說起在西安落戶的女兒和疼愛的孫女,心情十分愉悅。我當時覺得,不穿軍裝的所長也很可愛。

那天,已經多年不喝酒的所長破例喝了酒。(吳穎)

全民彩票-欢迎您